www.99011m.com

这个暑假学者陪你读经典

发布日期:2019-09-05 11:0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假期是休闲娱乐的好时光,也是安静读书的好时机。为了使读者有更多的机会、更好的方式深入体会世界文学经典作品,6月—8月,人民文学出版社与首都图书馆联合举办“阅读文学经典”系列讲座,陆续邀请了曹立波、陈众议、刘文飞等知名学者,对《红楼梦》《堂吉诃德》《战争与和平》等经典名著进行深度解析,展示文学的魅力。

  《哈姆莱特》中的一句经典台词是“软弱啊,你的名字是女人”。随着剧情的发展,哈姆莱特这位丹麦王子的女性观也变得更为复杂。在外国文学专家陆建德看来,莎士比亚笔下的女性世界特别宽广,她们勇敢地说出自己的志向,而且在很多场合下非常机智、富于幽默感,有着丰富的精神世界和出色的行动能力,丝毫不比男性逊色。

  可能大家对莎士比亚的悲剧故事关注得比较多,实际上他还写了很多喜剧,在这些喜剧里,生活的味道特别重,而且语言也极其鲜活。恩格斯和马克思就曾表示过,在所有作家中他们最钦佩的就是莎士比亚——特别喜欢的是莎士比亚喜剧里的市井气。陆建德总结道:“读莎士比亚一定要读得仔细。我们会看到他对人生深刻的洞察,并用隽永的语言表现出来,这种表现最终成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类文化遗产。”

  塞万提斯是文艺复兴时期西班牙著名的小说家、剧作家和诗人。他一生命运多舛、颠沛流离。在塞万提斯自己的时代,人们觉得《堂吉诃德》滑稽颟顸、逗人发笑,只是把它当作一个不太入流的通俗作品。直到两个世纪以后,它才被德国浪漫派发现,并被重新定义为一部让人警醒、让人肃然起敬的伟大悲剧。

  海涅少年时期第一次读《堂吉诃德》,就哭了一个晚上。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陈众议看来,《堂吉诃德》最大的特点是用喜剧的方式体现悲剧精神。

  “塞万提斯对当时的市民文化非常了解,他既写大城市,也写小城市,还有乡镇和偏僻的村寨,这是一般作家驾驭不了的。一言以蔽之,《堂吉诃德》之所以伟大,跟它吸纳了多种文明的成果有关。”陈众议说,“西班牙大量的犹太文化、阿拉伯文化跟西方文化融合,从他们大量的建筑和文学作品中可以看到有东方色彩。”

  《红楼梦》是创作于清代乾隆前中期的世情小说,书中家长里短,闲言碎语,乃至日常生活琐事,很多都来源于生活。时间、空间,甚至于药材、食材,都有可能搬到小说当中。

  有一个争执已久的问题——林黛玉到底几岁进贾府?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曹立波说,通过黛玉进贾府在路上的时长来计算,她大约是六七岁。金馬论坛!曾有一个叫程庭的文人,在康熙五十二年记录了他从扬州去北京的路程。他从扬州北上,去为康熙祝寿,结束之后又从北京南下,去程走了23天,回程是29天,都大约一个月的时间。所以,按这个计算,黛玉从扬州的某一个渡口经京杭大运河,昼行夜歇,一个月便可以到达北京。

  曹立波认为,曹雪芹与书中人不是一对一的关系,而是一对多的关系。很多人物的身上都倾注了作者的情感,甚至于刘姥姥在叩门打秋风的时候,也许有曹雪芹晚年举家食粥的生活经历,才塑造了形象丰满的刘姥姥。“生活素材就像酿酒一样,从粮食到美酒其实是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。从生活素材到小说当中的情节和人物,更是一种艺术上的升华。”

  有一个说法,欧洲的文学史大概有过三个高峰:第一个是古希腊古罗马的神话传说,第二个是以莎士比亚作品为代表的英国文学,第三个就是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。而在19世纪的俄罗斯文学中,管家婆高手网为方便携带大型托尔斯泰是高峰上的高峰,人们耳熟能详的作品就是他的《战争与和平》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和《复活》。

  如何阅读《战争与和平》?首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刘文飞总结出一个“二三四”的公式。所谓“二”,就是两个主题——战争与和平,“三”就是三个人物——娜塔莎、彼埃尔和安德烈,“四”就是四大家族。从《战争与和平》到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,托尔斯泰的创作发生巨大转变,从史诗开始转向家庭,从写战争开始转向写爱情。但陀思妥耶夫斯基认为,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不仅仅是一部爱情小说,它首先是一部社会小说。

  “如果从思想史的角度研究托尔斯泰那个时代的作家和文学,你会觉得《复活》比《战争与和平》和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更重要。”刘文飞说,这部小说所暗示的是整个社会的复活,这也是托尔斯泰最想做的事情。托尔斯泰有意让聂赫留朵夫上下奔走,以此把俄国社会的上层展示给大家,让人感觉到这些人是多么冷漠,这个社会是多么腐朽。

  刘文飞表示,这三部作品在托尔斯泰的创作中就像一次三级跳,从历史写到家庭,再写到个人的精神层面的生活,也像三块巨大的基石,托尔斯泰小说的艺术大厦就建立在这三部作品之上,因此也不妨把它们看成是一部独特的三部曲。